返回

且待香港最佳辯手帶領漢鼎辯論隊異軍突起

當漢鼎書院初中生一步一步擊敗香港各大知名學校的初、高中生時,恐怕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疑問,是什麼讓漢鼎書院在這屆香港國際學校最大型的辯論小組賽中一騎絕塵?原因,當然要從幕後找起,讓我們和幕後英雄——漢鼎書院的中文辯論老師陳哲聊聊辯論吧! 

 

2018-2019年度第三屆鳳凰杯香港中學生聯校普通話辯論比賽,是香港國際學校中最大型的辯論賽事,近年來也吸引了包括拔萃女書院、培僑中學、協恩中學等一些非國際學校參與。如果你曾在現場觀摩過漢鼎書院的賽事,就一定會注意到場邊有位身穿深色中山裝淺色襯衫、戴著黑框眼鏡、留著絡腮胡的男人。第一眼,很難將成熟穩重的他與唇尖齒利、殺傷力十足的辯論老師聯繫在一起。而他,的確就是能隨時隨地口冒金句的陳哲老師。談起十餘年的辯論生涯,陳哲拿過一個香港冠軍、三次香港亞軍、一個國際賽事冠軍和數不清的最佳辯手,更獲得過香港大學生辯論賽的年度最佳辯手的殊榮。由台前轉去幕後做辯論教練的他,還曾帶領耀中國際學校奪得兩屆香港辯論賽冠軍。曾有人評論過,無論是平日帶隊訓練、戰略部署,還是臨場指揮、心靈雞湯,陳老師都毫無疑問是位出色的辯論教練。 

    

說到這次鳳凰杯香港中學生聯校辯論賽時,陳老師感慨良多。第一次參賽的漢鼎書院,在還未上場迎戰強敵前就面臨兩個不小的困難:其一,秉承精細化小班教學的漢鼎,整個中學部的學生總數可能和其他學校的兩個班學生人數差不多,因此挑選辯論隊員天然受限;其二,知己知彼百戰百勝,但是首次參賽的漢鼎,對這個比賽的對手水平、評委背景可都不了解。 

 

「當我盤算著如何組隊參加辯論賽時,有三個孩子表現出了鬥志。」陳老師說,「我有信心調動他們的興趣並讓他們從辯論中受益,就像當初我從不敢辯論到終身受益一樣。」在他的「糖衣炮彈」下,兩個「壯丁」相繼加入,總算是湊出了一支辯論隊伍。 

     

隊員是齊了,但是他們近乎為零的辯論經驗只能靠課外時間加緊訓練來彌補。陳老師既不能讓辯論訓練影響到孩子們平日的學習,又得確保訓練的趣味性和成效,讓隊員不因為額外的負擔而心生退意。「辯論準備真的很耗腦,我們又經常訓練到晚上六點,怕孩子們餓,我就經常請他們吃東西,這也是他們積極參與辯論的原因吧哈哈。」陳老師笑言,「每個孩子心裡都有一杆秤,知道你是不是真的關心他們。」儘管陳老師一開始並沒要求孩子們要捧個獎盃回來,但他還是對小隊員寄予厚望,「至少要把隊員練出來,把漢鼎名聲打出來,畢竟我們的隊員是非常好的苗子,又有一個出色的教練哈哈」。 

 

需時數月的賽程已過一半,漢鼎書院完成了小組賽的四場比賽,位列小組第一。而單是這四場比賽中,漢鼎八年級的Tommy就收穫了兩場最佳辯手。回想起賽事經過,處變不驚的陳老師也用上了「驚心動魄」來形容。 

 

第一場辯論比賽,漢鼎便正面迎戰小組內最強的對手——李寶椿世界聯合書院,辯題為香港應否將安樂死合法化。「我們的小隊員都是七、八年級的學生,他們到了賽場發現對手來自十二、十三年級,個個穿著成熟的正裝,個子也高他們一大截,紛紛找我訴苦。」在為孩子們灌下了一碗心靈雞湯後,這群漢鼎小將們靜下心,沉著應戰。事前充分的準備,讓漢鼎小隊員們一張口,就令場下其他學校的老師睜大了眼睛、連連點頭。最終漢鼎以5:4險勝。 

      

而第二場漢鼎又遭遇強勁的對手,曾經的冠軍——漢基國際學校,辯題為香港應否全面禁煙。雖然漢鼎小傢伙們憑藉第一場的士氣,在場面上打出了不錯的效果,但由於立論沒有很好地被評委理解,以5:4一票之差憾負。比賽結束後,兩隊小辯手互相握手致敬,漢基的隊員直言漢鼎小辯手們「才七年級就和我們的十一年級一樣厲害,以後可怎麼辦」,而漢基的老師更是不吝稱讚漢鼎隊員的未來「不可限量」。 

 

第三場對陣加拿大國際學校,辯題為公眾知情權和個人隱私權何者更大,漢鼎以9:0取勝。第四場和啟新書院的比賽,辯題為香港法律強制外傭與僱主同住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對手背水一戰,派出了幾位厲害的高年級隊員,而漢鼎小將們則是越戰越勇,頂住壓力,在辯題持方不佔優的情況下成功翻盤,以5:4戰勝對手。 

「隊員們給了我相當多的驚喜,他們在場下的領悟力和場上的應變與執行力,都是取得優異成績的保證。」陳哲笑道,「如果再多一絲運氣的眷顧,他們甚至有能力取得全勝。」 

      

那麼,到底是什麼讓原本在辯論界「籍籍無名」的漢鼎書院在這次賽事中大放異彩呢?漢鼎小辯手們多次取勝的訣竅又是什麼呢?「要想拿下一場辯論賽,專業的立論和詳實的資料必不可少。」陳哲舉例說道,這次比賽的許多辯題都是政策性辯題,對資料的要求很高,因此他便按照嚴謹的奧瑞岡式政策性辯論的思路帶著隊員們立論,在每一個政策的需求性、根屬性、解決力、損益比(太專業了,不明白的小夥伴可以看我們的未來推送或者找陳老師交流)上做足功夫,用充足的資料來支持論點,確保立論的無懈可擊。光是針對論題進行準備還不夠,還得預估對手可能會如何攻擊、反駁。「小隊員們的腦洞加上我十年的辯論經驗,對手的一招一式我們在賽前幾乎都已猜到,並且會準備多層的反駁。」陳老師笑道,「所以每場比賽後,隊員常說的一句就是『這些我們早想到了』。」 

 

這位運籌帷幄的陳老師還在訓練上做了一個大膽的嘗試——除了主辯立論時有完整的稿件,其他辯位的隊員都被要求「無紙化」。陳哲說:「不準備稿子,靠著對資料、論點的熟悉和臨場的反應來組織語言,確保場上的攻防是有針對性和臨場性的,這樣的比賽才好看,發言才有說服力。」陳老師認為,雖然中學生的比賽讀稿情況十有八九,但不依賴稿件才更接近辯論;也正因此,辯論賽中的漢鼎小將們能言善辯、舌戰群儒,在場觀眾們著實看得熱血沸騰。 

 

當問及看漢鼎孩子在場上雄辯高談時是否也會跟著緊張,陳老師反而「佛系」地說:「既然做足了準備功夫,只要小隊員們現場狀態不錯,那表現一定不會差。」他笑言「辯論教練絕對是技術活」,就好像足球教練一樣,得在充分了解每個隊員甚至對手的長短處後,排兵佈陣。這次的辯論賽,陳老師還帶隊員分析了對手的比賽錄像,告訴他們如果遇到某個對手,應該如何做;甚至在比賽之中,他有時也會在台下打些簡單的手勢,做戰場指揮。而在場下,如何保證隊伍的團結和提升隊員的士氣也是辯論教練非常重要的職責——「個中學問還是蠻多的,好在我在大學辯論隊時已有經驗,『對付』小傢伙們還算得心應手。」 

     

那麼漢鼎這群機靈的小辯手對這次比賽還有啥想說的呢?他們又如何評價陳哲老師呢?趕緊來看下面的「快問快答」! 

 

1、快來分享下這次比賽的心情吧!

七年級Ricky:「賽前很開心,覺得贏定了,十有八九九比零;賽中雖然覺得贏定了,但是很緊張;賽後如釋重負,特別開心。」 

 

2、最佳辯手感言

八年級Tommy:「啊——我好厲害啊!我太帥了!」 

 

3、老師教授的技巧是否都運用上了? 

七年級Ricky:「用上了,但還不夠靈活。」

八年級Tommy:「大部分都用上了,師傅領我進門。」 

 

4、比賽時如果被質問無助時會怎麼辦?求助誰?

七年級Ricky:「沒有無助的時候。」

八年級Tommy:「都是別人求助我。」 

 

5、會不會去特意訓練自己的氣場?

八年級Rain:「不會,自己太有氣場了,教練總要我別太凶,多點微笑。」

七年級Annie:「會,自己在答質詢環節會很緊張,在教練的鼓勵下已經自信了很多,後來我把對手想像成隊友Ricky,我就會變得超有氣場。」 

 

6、是否擔心辯論隊影響學習?

均表示不會 

 

7、參與辯論隊、打了比賽,感覺自己和之前有啥變化?

七年級Ricky:「變得可以很快地臨場組織語言。」

八年級Tommy:「話變多了。」

八年級Jacky:「雖然只多打了幾場,我感覺我比第一次比賽進步了好多,現在可以脫稿說話,覺得自己現在還挺強的。」

八年級Rain:「以前我打點總是很偏,打著打著就被對手帶走了,現在按照教練的戰術來,覺得思路清楚了很多。」

八年級Annie:「學到了很多知識,從安樂死到禁煙,從知情權隱私權到香港的外傭制度,非常多。」 

 

8、要對陳哲老師說一句話,你會說啥?

七年級Ricky:「謝謝你的訓練,幫我們準備比賽,還有好吃的。」

八年級Tommy:「謝謝你的教導,我一定要在畢業前超過你。」 

陳哲老師也表示:「我也暗暗嫉妒他們在我還沒開始打辯論的年紀就有這樣的機會和表現,未來他們一定閃閃發光!」

 

漢鼎書院可能是唯一一所在常規課時教授辯論的學校,相信在陳老師和孩子們的努力下,漢鼎娃會越來越從辯論中受益。 

 本頁檔案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