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文带你读懂汉鼎国际课程

​伴随着IBDP和DSE相继放榜,犹如千军万马争过独木桥的应届考生,历经考场厮杀,终可暂喘一口气。而每年的榜单,也势必会引起一番热议。尤其是在“幼儿园小学化、“小学中学化”、“中学大学化”的香港,教育系统繁杂多变,多少父母紧盯每年DSE和IBDP的成绩趋势,试图为子女开垦出一条最易“攀顶”的升学之路。 

    

在今年的IBDP考核中,香港共有2260名考生,而考取40分以上(满分45分)的学生有585人,即每四个人中,就有一个学生能获取40分或以上。那40分是个什么概念呢?要知道,香港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法律系的最低门槛也只是要求IB成绩达到38分。而这届IB状元更是多达34名!反观今年的DSE考试,56000名考生中只有12名状元。怪不得不少家长有感而发道,DSE本地课程比IB竞争大很多!

   

而徘徊于IBDP边缘迟迟未能做决定的家长,则不得不面对相对高昂的学费、繁重的课业等现实问题。坊间一直有传闻,“从本地学校转国际课程学校不难,但要想从后者转去前者,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尤其对于即将幼升小的学生家长来说,要为子女做一个可能没有“回头路”的选择,那还不是到了近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了?

     

那么,父母究竟要怎样为即将升入小学的孩子规划路线呢?IB课程适合本港或内地小学生读吗? 

       

什么是IBPYP

首先,咱们得了解一下IB课程。IB课程的全称是The 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即国际文凭课程,由国际文凭组织(IBO)主办,于1968年在瑞士日内瓦创立。至今全球已有超过5,100间学校提供IB课程,其中香港就有65所成员学校。

       

IB课程是针对 3-19 岁学生设计的连贯性教育体系,课程从幼稚园教育一直延伸到高中阶段(即大学预科阶段)。为契合孩子成长阶段,这个教育体系主要分为四类课程专案,包括:

        

  • 小学项目(IB Primary Years Programme,简称PYP)
  • 中学项目(IB Middle Years Programme,简称MYP)
  • 大学预科项目(IB Diploma Programme,简称DP)
  • 职业课程项目(IB Career-related Programme,简称 CP)

           

而适用于小学阶段的IBPYP项目,则打破了传统学科之间的界限,用探究的方式进行超学科学习。它被全世界广泛认可,是公认的国际教育的领跑者。 

           

那IBPYP究竟适合哪类学生入读呢?汉鼎书院小学部余静校长介绍道,好奇心强、勤于动脑、乐于动手的孩子都适合IBPYP。“IB的优势在于专注学生的全面发展,发挥他们的能动性,让孩子们养成自我驱动型的学习方式并学会合理规划自己的时间。同时,IBPYP项目支持学生从小就了解世界、培养国际情怀。”

          

如果孩子今后打算读IBDP,那么作为连续统一的国际文凭项目之一的IBPYP自然能帮助孩子从小明确学习者目标,发挥学习能动性。在探究学习的过程中,也能让孩子们形成对重要概念的理解、掌握基本知识和技能,并形成积极、负责任的态度,为将来IBDP的学习奠定基础。 

      

然而,只用了不到两年时间便取得IBDP资质的汉鼎书院,为何不在小学阶段施行IBPYP呢? 

             

余校长说道,汉鼎的小学并没有实施IBPYP项目,而是借鉴了诸多国际课程的优势——围绕:“我们是谁”、“我们身处什么时空”、“世界如何运作”、“我们如何组织自己”、“我们如何表达”、“共享地球”这六大超学科开展教学。“这些主题超越了学科的界限,以生活为教材,以世界为教材,以问题导入,以概念驱动,以探究为主要方式,开展超学科式的主题探究活动。”

         

她解释道,刚开始认识这个世界的孩子,是不会从某一个学科的角度来了解世界的——他不会说这是一个数学问题,还是一个科学问题。而在超学科的课堂上,孩子们不再只是单纯地汲取课本知识,更多的是基于亲身体验和探索而建构起一套完整的文化及时空脉络体系。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知道,探究是建立在扎实的学科基础之上的。没有系统扎实的学科知识做支撑,探究就等于空中楼阁。”余校长说。而IBPYP项目的评估是由实施PYP学校的教师自己完成,缺乏全球统一且严谨的外部评估。同时,IBPYP项目也没有系统的教材和足够的考试测验。“正因此,汉鼎才会不断丰富完善我们的办学理念,夯实学科基础,铸入中华传统文化内核,借鉴中国课程的扎实、剑桥课程的严谨,构建独具特色的汉鼎课程体系。” 

                

什么是汉鼎的校本课程?

余校长具体介绍说,汉鼎的小学课程是独立学科教学和超学科教学并行的融合课程,满足学生在身体、社会、智力、美学和文化等方面多样化的需要,确保小学的学习富有趣味性、相关性、挑战性和重要性。 

             

同时,汉鼎的中文、英文、数学、科学、艺术、体育等学科都有其独立的课程标准和等级描述,让家长和学生很清楚地知道,每一个年级和每一门学科应该达到的学力指标。为学生将来入读DP、A-Level打下坚实的基础。 

           

“我们目前小学中文使用国内最新的人教版部编本教材,数学使用人教版和剑桥国际教材,英文和科学自小学一年级开始就已经在使用剑桥国际教材。”余校长说,“在汉鼎书院,每一科都有非常完整且严谨的课程考核标准。除了内部评估外,小学六年级学生还要参加全球性的剑桥阶段性测试,以此来监控教学质量。” 

               

在将优秀的国际课程理念融入的课堂教学中,老师通过主题探究,加强各学科间的联系,并进行跨学科教学。余校长举例说,一年级学生在探究“我们是谁”时,他们会阅读中文绘本《我》,英文老师会配合主题教授About Me,数学学习《比多少》来了解自己的年龄并和其他同学进行比较,科学学习Ourselves,而视觉艺术课上老师则会带领小朋友们画自画像……“这样孩子的学习就是一个整体——围绕一个主题,在各种情境中进行学习,并将所学运用于生活。”余校长说道,“这种主题式跨学科教学,在汉鼎随处可见。”  

           

汉鼎校本课程有何特色?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汉鼎还独树一帜地将中国传统文化融入六大超学科主题的学习当中。例如在“世界如何运作”这个单元,老师便从汉鼎校本课程理念出发,带领孩子们从身边的万物开始进行探究,通过七大概念,即形式、功能、原因、变化、联系、观点、责任,让孩子们成为主动的学习者,同时唤起了他们工匠精神和人文情怀。小学一至六年级分别探究“纸”、“布”、“石”、“茶”、“竹”、“瓷”,通过“物”打破学科间的壁垒问题”引导探究项目”学习,让孩子在完整的时空中游历中国文化,从而培育出具有全人素养的世界公民。学生通过查找资料、观看视频、采访调查、动手操作、成果展示等,探究自然界及自然规律,理解人类对科学原理的运用,以及科技进步对社会和环境的影响。 

       

“在汉鼎,探究活动热热闹闹办完了,孩子们也玩得很开心,但这并不是最终结果。探究式学习的检验标准是是否达到了预期的学习目标、孩子们是否掌握了该阶段的知识和技能。”余校长补充道。 

汉鼎书院小学部的探究活动基本上按照“前期评价-搜集资料-分析资料-深入探究-及时反思-采取行动”这六大元素循环的模式来开展。老师为学生提供一个安全的学习环境,让每个孩子都受到重视与尊重,并鼓励学生提问,促使他们成为积极主动的学习者,而不是被动的跟随者。 

           

余校长举例说,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在探究“我们是谁”这个单元时,上网搜集了很多关于刻板印象的资料,他们分析了刻板印象的成因,并了解到在生活中原来有很多刻板印象会导致偏见和歧视。自那节课后,这群孩子每当遇到某些同学的不当言行时,他们都会主动劝阻这些同学,并带领他们反思“这是否是偏见呢?” 

           

今年六月,汉鼎书院曾主办了“一带一路大湾区教育高峰论坛”,当时与会的嘉宾多次称赞汉鼎的学生大使“谦逊有礼”、口齿伶俐”、在校园导赏时很有自己的想法”。余校长笑言,汉鼎的孩子很少会人云亦云,他们对事物都有着自己的判断。有一次,孩子们在中文课上做一道修改病句的题目“妈妈从超市买回了苹果、香蕉、哈密瓜、西红柿等水果”,题目的本意是告诉学生,西红柿不是水果,前后搭配不当。可是汉鼎的孩子可不这么认为。有的同学说,西红柿就是水果,它的果肉是由子房发育而成。而有的同学却认为,西红柿是蔬菜,不信你去超市看看,它是不是摆在蔬菜那一栏的?为此,同学们还上网去搜集了资料,去请教科学课程总监钱教授……“这件事可能对很多家长来说,都有点儿微不足道,但是这种批判性思考对于孩子来说真是难能可贵。而我们要做的,就是鼓励并培养孩子这种发现问题、想办法解决问题,并得出结论的学习方法。”余校长补充道。 

             

而对于家长担心,汉鼎小学和中学的教学内容无法完全衔接上IBDP的学习,余校长则表示家长多虑了。“我们是十三年一贯制学校,会发挥一条龙的优势,帮助孩子们顺利过渡。在小学阶段,汉鼎会帮孩子播下好学善问的种子,培养他们的批判性思维,打好扎实的学科基础,让他们顺利升入中学。在十二、十三年级时,孩子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学业成绩和未来大学升学方向,选取IBDP或是剑桥A-Level这两大全世界顶尖级的大学预科课程。”她笑言,先后征服了剑桥和IB国际评审的汉鼎书院,会用顶级的国际课程标准推动学校的课程设计、实施及反思,为孩子们谋划更为多元的选择和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