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汉鼎图书馆馆长:绘本阅读的三大误区

​很多家长都理所当然地认为绘本是小孩子才读的,早点读文字书才是「成熟」的标志。然而日本著名儿童图书作者松居直先生曾说,绘本是0-100岁都适合读的书。到底多大的孩子适合读绘本?绘本又应该怎么读呢?汉鼎书院图书馆馆长胡竞菲博士就带你扫清绘本阅读最常见的三大误区!

      

误区一:绘本比文字书低级

家长最常见的误区是觉得文字书比较高级,是大孩子或是成熟读者才有能力读的,而绘本相对来说,就略显「低级」,是专门写给小朋友的。然而,如果从出版业界的运作流程上看,事实并非如此。一本绘本从雏形到出版,离不开绘本的文字作者、插画家和出版编辑进行大量的沟通和磨合。尤其在英美等发达国家,一本绘本想要正式出版,是需要经过极其严格的筛选的,而筛选的标准相较于文字书来说则更为严格。很多人认为绘本是画家先把插画画好,再配上文字。而实际上,绘本是文字先行。数以万计的作家会把文字素材寄到出版社,经过出版方一轮又一轮的筛选后,才从千百件作品中「大浪淘金」选出一篇值得做成绘本的文字稿。紧接着,出版方又会选定不同年龄段的孩子,通过试读绘本文字稿的雏型、观察孩子们的表情并听取他们的反馈,来一遍遍修改绘本文字,直至它被雕琢到一点问题都没有。其后出版社才会去找插画家配图。由此可见,虽然绘本最吸引人的是图片,但真正扮演重要角色的反而是经千锤百炼的文字

           

例如Geronimo Stilton: down and out down underCat, you better come home这两本,都是适合小学一二年级的读物。我们都以第21页为例,你会发现在Geronimo Stilton书中,尽管有些生词,但是孩子很容易就能从上下文中猜出意思。再看Cat绘本的第21页,第一句就用了圣诞老人的典故,但它并没有明确写圣诞老人(「Santa Claus」),而是说「像圣尼古拉斯一样把礼物给出去」(「She gave away gifts like she was Saint Nicholas.」)。后面又出现了翻译成「鸟喙」的「bill」、代表「井」的「well」和需要结合上文译为「荒诞老人」的合成词「ridicholas」。如果没有人指点的话,孩子很难弄清楚是什么。接下来的「growl」和「hornedowl」都是平时比较少说、较为书面的表达。而后面的「O cat, you bettercome home」是个不规范用法,读过很多书的读者马上就会意识到,为了照顾到朗读节奏,「'd」被「牺牲」掉了。所以可以看到,绘本中仅仅几行字,已经涉及到很多的知识点了。

      

误区二:绘本也就图画吸引人,孩子从文字里根本学不到啥

绘本的文字种类非常多,既可典雅又能花哨,而文字书的文字口味却非常一致。这是因为,文字书是为了让孩子学会速读,而不在于打造孩子对细腻文字的把握。这也是很多家长在急于推孩子从绘本进入文字书时,常常忽略的。即便一本绘本在大人看来,并没有很难的内容,但是它的韵律、词汇的选择实际上都是经过出版社和作者一轮又一轮打磨的,对孩子语感的形成发挥着重要作用。哪怕是刚刚提到的,看上去不那么标准的语言,其实也是有良苦用心的。比如Back of the bus的绘本中,大量地用「ain't」,「 somethin'」,「feelin'」, 「we in trouble」等黑人的发音及表达方式,向孩子们展示世界各地的人是如何说英语的。这种语言,相较于文字书上中规中矩的语句,更为鲜活也更有生命力

               

而绘本中,也不乏典雅之作,当中的书面用语常常让人感觉雅正不俗、精妙得体、传神有力。一本几十页的绘本,当中典雅的词汇,可以远远超出上百页的文字书。所以相对来说,绘本对孩子语感的培养「性价比」更高一些,而读文字书就没这么「划算」了——要么得研读名著,要么凭借大量阅读积累起来。

           

另外,作为有经验的编辑,他会选取最合适、最贴近文字风格的画家来为绘本配图,所以他们能最大程度上做到文图并茂、相得益彰,孩子的审美品位在潜移默化中也能得到培养。很多家长总觉得小孩子看绘本是很低级的行为,所以他们也不会深入了解绘本市场。而一旦他们对绘本有所了解,就会发现这完全是一个百花齐放的市场,就和人类最经典的艺术界一样,各种风格都有,孩子能非常自然地打小就从绘本当中接触并接轨上艺术大世界了

          

误区三:文字书难,所以早点读文字书才是最好的

从阅读习惯和固有观念上看,孩子一旦读了文字书后,不太会回头阅读绘本。一是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快速阅读,不太可能会慢下来边读边参照绘画。其次,一旦习惯了阅读比较粗糙的文字书后,让他再去精心品味绘本中的每一个字就比较困难了。哪怕是同一本文字书,习惯了快速阅读的孩子也是不太愿意放慢节奏,细细品味每一句话、每一个词。这也是非常可惜的事。所以家长要在孩子小的时候,通过亲子阅读绘本,养成好习惯、好品味

        

另外,非常现实的情况是,很多家长一旦看到孩子能自己读书了,就再也不管他阅读了,纷纷感言「太好了,终于可以放手了」,这不也是他们推孩子尽早读文字书的目的之一吗?然而,这种想法不仅助长了家长不再指导孩子进行精细阅读的风气,还意味着父母损失了培养孩子阅读习惯的大好机会——他们很难再有机会指导孩子如何体会句子的意思、作者用字用词的深意。我见过很多孩子,在阅读文字书时遇到不懂的词汇就直接跳过去,当然,他们结合上下文很容易猜出来意思。但是绘本或是名著书籍中每一个词都相当凝练,甚至一个词能隐含好几层意思,不去仔细分析孩子根本看不出来。这项工作,孩子是无法独立完成的,是需要家长揭示并解释给他听的。

      

再者,很多高级绘本描述的故事也与历史、社会问题分不开。它们的切入点较深,话题也往往能与IB理念挂钩,旨在从小培养孩子的全球视野。例如国外二三年级孩子的绘本When Jessie came acrossthe sea讲述的是欧洲人移民美国的故事。当时欧洲发生了什么事情、这群欧洲人为什么选择美国、他们途中发生了什么、当时美国吸纳了多少移民、移民的后代又如何等等这类话题,是外国孩子必然要掌握的。但是对于中国孩子来说,如果平时没有阅读过类似的书,他是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些内容的。而当他读中学在课堂上学习到「移民」这个热门话题时,他会觉得脑袋突然被抛来的大球砸中——「为什么我要接这个球?这和我没啥关系啊!」然后学生就会按部就班、照本宣科地把老师在课堂上讲的内容抄下来,但他实际上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学这些内容,学完后也会立马忘了。这就是他小时候读书读得不够、阅读只关注身边的话题,越大就会越对全球视野类的话题有不适应感。要知道,国际课程的教材大多是从英美而来,当中带着外国人观念的内容一下子砸在学生脑袋上,他一定会觉得莫名其妙。所以如果孩子小时候就能接触到比较高阶的绘本书、和这些观念接上轨,哪怕对故事背后的背景一知半解,等他大了学习国际课程照样能如鱼得水。如果家长让孩子过早独立阅读,这类高级绘本书十有八九不会出现在他的书单中的

          

至于什么时候该帮孩子从绘本转入文字书的阅读,我认为家长不需要过于强求。孩子一旦绘本读得够多了,理解能力和阅读速度提升,自然而然会想从文字书的字里行间攫取更多的精神和意义,而不是仍依赖图画。一般来说,小学二三年级开始,孩子会慢慢由绘本转向文字书,三四年级就慢慢脱离绘本了。但是这也不是绝对。某些绘本里文字无法传达的意思,图画可以传达出来。高年级的孩子一样能找到适合自己的绘本读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