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这位妈妈告诉你,为啥帮俩娃从“名校”转学汉鼎!

四个多月前,汉鼎书院的宣讲会上迎来了这样一个家庭——新加坡移居香港的妈妈,为正在本港一所国际学校读小学的兄妹俩物色新学校。短短几日后,这位雷厉风行的妈妈便放弃了在外人看来“一位难求”的名校,为孩子办理的转学汉鼎的手续。四个月后的今天,当这位妈妈谈及当初转学决定时,说越来越庆幸这个选择。那么,究竟是什么让她放弃了旧校而转投汉鼎?孩子们在这四个月中又发生了什么变化呢? 

     

Q1、从新加坡移居香港后,为什么没有帮孩子选择新加坡式的“精英教育”呢?

A:我们当时对香港的教育制度感到特别迷茫,又是大抽奖,又是扣门,又是直资,又是官立,这对于刚从新加坡移居香港的我们来说,实在太复杂了。恶补过各类升学“天书”后,我发现生性活泼好动的孩子不太适合这种强调纪律、学习和考试压力较大的传统学校。于是,我们便把目光放在了国际学校上。 

        

我自己就经历过新加坡的“精英教育”,当时和先生的一致想法就是不强求孩子现在就得往“精英”这条固定模式的路上去——这种优胜劣汰式的分流教育方式,给孩子的压力实在太大了。相反,我们希望在一个宽松的教育环境中,给予他们一定的自由和犯错空间,同时让他们自己去发掘自身的潜质。综合考虑之下,我们便帮哥哥和妹妹报考了一所本港著名的国际学校。 

           

这所学校办学时间久,教学体系也很健全,在香港极富盛名。本想着两个孩子可以安安心心在这所学校学有所得、渡过人生最重要的阶段,然而渐渐地,我们发现孩子并不像我们预期的那样,尤其是他们行为规范上出现了偏差,这让我疑惑重重。当心急如焚的我们和学校一沟通,才发现家校间的教育理念产生了矛盾。 

           

Q2、孩子在行为规范上出现什么偏差呢?

A:这所老牌的国际学校,英语是强势语言,学校的做派也是和西方看齐,孩子们在这里可以从早上八点到下午四点一直享有充分的自由。但是,老师的引导和合理的规范在这所学校却是被忽略甚至缺失的。 

          

在哥哥三年级时,他参加同学生日派对,因为一些小事而和伙伴起了争执。后来我问他为什么没有照顾好其他小朋友,孩子的回答让我非常吃惊。他说:“这是我的权利,你不能剥夺。”我便引导他说,大孩子有责任照顾小孩子,你要知道权利与责任是并行的。而他却反驳道“老师不是这么教的,你得尊重我。”我这才意识到,学校倡导的个人意愿的表达,甚至重要过对孩子价值观的培养。这样的信息其实不够全备。 

         

孩子年纪小,还分不清是非黑白,这个年龄段需要老师的引导。经常听孩子说在校园里,高年级学生欺负低年级,老师对被欺负的孩子的回应是:“It’s OK. You can enjoy the rest of your play now.”(“没关系,你可以去玩其他的了。”)这种处理方式,难道不会让不懂分辨的孩子有样学样吗?我也曾和老师沟通过这个问题,老师坦言学校有自己的理念:小朋友若做出好行为时受到肯定和嘉许,他们会更有动力选择做好行为。虽然这个理念没有错,它却没有兼顾到怎么帮助小朋友不受顽固的恶习影响以及减少不良影响的扩大。所以不管是理念和管理上,都让我无法苟同,这也是我转学汉鼎书院的一个重要原因。 

             

当初最担心孩子年龄尚小、不辨是非、缺乏品德教育的问题,在汉鼎书院不仅向来受到学校重视,孩子们还能得到老师正确的引导与规范。在这里,老师不仅是知识的传播者,还为学生起着言传身教的作用。班会、集会、与导师及社工交流时间,无一不在引导、影响学生形成正确的三观、走上正确的人生之路。课间小休老师们随时制止不当行为,更是防微杜渐。而校方口头警告、留堂、家长面谈等一系列有震慑效用的分级惩罚措施,也让孩子们“知难而退”、辨清是非对错。 

           

一所学校你不能说它“好”与“坏”,而是要结合自身家庭的文化、孩子发展需要、校风等综合评判。而对于我们这种家庭来说,首先便要考虑的是家校的教育理念是否相合——我希望新学校能够在宽松的国际化教育环境中,能在品德和学术上对孩子们多引导、多沟通。 

           

Q3、那在学术上您又是如何考虑的呢?

A:当初我们从新加坡来香港时考虑过不能牺牲孩子学好中文的机会,避免成为“香蕉人”。尽管中文课程被纳入课表,但是作为英文为强势语言的这所学校,中文的学习还是非常简单。老师对作业的要求是可做可不做,我们想在外给孩子报读中文课补习班,也因为没有详尽的课程教案,辅导老师都无从下手。我们渐渐开始担心,这样继续下去,孩子今后是否会难以与他人沟通、是否对自己华人的身份认同感到困惑? 

          

不光是中文,数学、科学等基础学科,甚至英语语法,都让我感觉到学校在小学阶段没有帮孩子打稳基础。一个班30多个学生,个个学习程度都不同。有的孩子已经可以计算简单的乘法了,而有的孩子却还在掰着手指计算十以内的加减法。孩子在校学得如何,就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老师的教学态度了。而成绩好的那群孩子,往往都是在外面疯狂补习的。这只能说明,这所学校的基础教育做得还不够。 

          

Q4、日常教学方面呢?

A:IB课程的设计是以学生为中心,但是也需要老师进行适当的引导。在这所IB学校中,一个班30个学生被分在了5个小组,以小组为单位进行学习。而一至三年级除了班级老师外,每班还配备一位助教;四至六年级则一个年级共用一位助教。 

        

当时就读于三年级的哥哥因为学习新知识很快,经常被分在“独立学习小组”。当他想要再进一步探究知识时,老师对他说:“你可以独立研习这些深层次的内容,老师还要教其他学生。”这种教学方式很难得到我们的认同:老师无法顾及到每个学生,学习IB课程完全靠着孩子们“自觉”摸索。对真正想学习的孩子来说,这种自由教学方式不仅无法满足他们的学习需求,还会打击他们的学习积极性。 

          

而偏文科和艺术创意学科的妹妹则对学习数学兴味索然。越往高年级升读,妹妹的数学就显得越退步。我并不知道妹妹的程度是否正确反应她的能力。眼见着妹妹、哥哥对数学越来越胆怯,我们也只能因应着补课的热潮,在外给孩子找补习导师。然而补课的收效甚微,补习导师甚至还问我们“为什么孩子的数学会落后这么多”,他的这番话也让我们产生了深深的疑惑——是不是孩子就是缺乏逻辑思维能力、学不好数学? 

      

Q5、来到汉鼎后,孩子还惧怕之前的那些科目吗?

A:来到汉鼎后,我们才发现之前学业上的问题并不单单出在孩子身上。孩子们在汉鼎探寻到了学习的乐趣。国际课程,尤其是IB课程,非常看重学生探究的能力和老师的引导。而孩子以往在校的八个小时,一直在玩、在动,享受充分的自由,他们很难沉下心去学习,也不觉得在书本里寻找知识是件有趣的事。在那里,老师教的更多是解决问题的技巧。而汉鼎的重心则更偏向向学生展示知识背后的意义和如何使用这些知识。 

          

曾对孩子“没有一颗学数学头脑”而叹息连连的我们,就见证了孩子的数学在汉鼎发生了令人欣喜“剧变”。小班教学、老师定制化的辅导方案、学术上的稳扎稳打,让孩子们重新找到了学习的意义,也让家长感受到了学校对于教育的坚持和诚意。尤其是孩子之前惧怕的数学课,现在在汉鼎老师的带领下也慢慢探寻到了乐趣,不仅能沉下心来探究知识,他还特别有满足感,常常和我们分享最近刚学的数学内容。在和孩子交流过程中,你可以很明显感觉到,他的数学思维慢慢出来了。而遇到不懂的数学功课,他也一改往日囫囵吞枣、不求甚解,主动让我为他解惑。 

           

Q6、当初遇到刚刚谈到的这些问题时,您没有和那所学校的老师深入沟通吗?

A:当然有!作为家长,我曾经很多次想和那间学校的老师沟通,但是不得不说,老师实在太难见了!那所学校一年三次家长会,家长得和老师电邮排队约时间,而且每位家长只有15分钟的面谈时间。当我准备得非常充足,把孩子最近出现的问题一一罗列出来想和老师一探究竟时,却非常失望地发现,老师对如何为孩子“补缺补差”无法给予意见,甚至并不是很了解孩子的学术情况。直到孩子三年级的一次家长会,老师才和我说发现了孩子有哪些不足,可是我天天去学校接送孩子,每天都会和老师见面,为什么到现在才和我说呢? 

          

而这些家校沟通不足的问题,在汉鼎却迎刃而解。从微信群家长间随时随地的沟通、家长和老师及校长的约谈互动中,你完全可以感受到学校在学术上的踏实和办学的诚意。 

          

Q7、那孩子们喜欢汉鼎书院吗?

A:他俩知道我今天要来学校接受访问,都是兴奋得不行。妹妹提醒我一定要给汉鼎书院一个大大的。哥哥说汉鼎的同学友善很多,而且重要的是,这里的老师很懂他

 

本頁檔案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