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海归女学霸带你玩转生物课堂

看着一大群学生有说有笑涌入摆满各式花花草草、标本的实验室,就知道汉鼎书院的生物课即将开始了。然而,这画面似乎和江湖中传言“”选择生物,考试‘药丸’”对不上啊!不对,这其中一定有啥猫腻!机智的小编立马拉来了在汉鼎书院教生物的冯雯钰老师,带你开启生物世界的新大门。 

    

Q.1

在剑桥国际课程中,生物真的是高分的“拦路虎”吗?

不论是剑桥、IB,还是香港本地课程,亦或是内地课程,生物一科所要学习的知识点是没有太大的区别的。相比于香港本地或是内地课程,国际课程中的生物更看重学生分析问题的能力,也更注重培养他们的观察和运用能力。 生物是一门记忆内容较多的学科。在以前,教育界对学习科学的主流思想就是要求学生会背,尤其是生物一科,很多人都误解背得越多就能学得越好。不少香港本地课程或是内地课程,对生物的学习还是这种要求——对书本内容的背诵,背得越多,就越容易拿高分。 

   

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资讯日益发达,很多知识已经不是光靠背诵就能掌握的。对于国际课程的考核来说,书本知识固然重要,但考官更希望学生在掌握知识点后,适当地运用到不同的情境中。这些国际考试的试卷都是结合当今社会热点的,掌握了书本知识却不会举一反三套用到考题上,那也是不行的。 

     

另外,生物学是以实验为基础的科学,剑桥国际课程十分重视实验探索部分。因此平时在生物课堂上,学生自己动手做实验的机会非常多。在内地的生物课堂上,学生做的基本上是验证性的实验,即已知实验材料、过程和结果,只需要完全按照书本上标识的步骤来完成即可,孩子们学习的自主性和创造性几乎没有发挥的空间。 

  

操作实验的技能很容易学会,但是如何设计一套完整的实验、搜集分析数据却是需要常年的训练。所以这种自主、思辨的能力,才是国际课程的课堂上所需要重点培养的,这也是面临21世纪国际化竞争和挑战的必胜资本之一。 

     

因此,国际课程中的生物实验,从提出假设、设计实验步骤、操作实验,到搜集分析数据、得出结论,都得由学生自己完成。老师在这个过程中要尽量减少TTT,即TEACHER TALKING TIME。在这个以学生为主导的课堂上,老师会给必要的指导,还会针对学生的实验过程和报告提出个性化的反馈。 

     

总之,剑桥也好IB国际课程也罢,生物一科不论是学习内容还是考试评估,都是与时俱进、多元化的。理论学习和实验探究并重,全方位培养、考察学生的科学思维和素养,才让国际课程中的生物看起来很“难”学。 

    

Q.2

在传统的中国应试教育中,生物不像物理、化学那么受重视,在国际课程中,生物也是同样的地位吗?

        

在传统的教育中,生物不像物理、化学那么受重视,但是在国际课程体系中,这种观念已经被摒弃很久了。越来越多的学生选择生物一科来修读,他们觉得比起物理、化学,生物没有那么抽象,概念容易理解、运用,拿高分的几率大很多。    

     

同时,他们觉得生物和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确,生物比起物理、化学,更容易结合我们日常生活——我们的身体、身边的一草一木,甚至整个自然界都属于生物这个宽泛的范畴。对学生来说,生物所学到的知识是很实际、很有价值的,可以帮助他们真正理解身边的一切、解决身边出现的各种疑惑。当好奇心得到了不断地满足,生物这门课也就会格外有吸引力吧。 

                  

Q.3

有何教学大法?

              

去年暑假,我参与了PISA(“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的缩写)项目。这是用来测试全世界15岁学生的学习水平的,它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国际学生学习评价项目之一。我主要负责批改香港学生科学一科的试卷。众所周知,香港学生很勤奋,平时背诵、刷题样样不落,但是令我吃惊的是,PISA的考卷只要一碰到分析题、运用题,孩子们就不会回答了,甚至连题目都看不懂。 

                              

所以在我上课时,会尽量安排孩子们自己动手操作的环节,训练他们观察、分析能力。这也是为什么不少学生觉得生物课有趣的原因。比如在教种子的结构时,老师如果在黑板上画一粒种子,向学生平铺直叙各部位的名字和用处,那么学生只是在机械地、被迫地听和强记。但是如果用科学探究的方法来教,给孩子们一人一粒种子来观察,并鼓励他们在解剖种子的过程中提出疑问引导他们思考并要求他们自己找寻答案,那么学生一定会爱上这种不用死记硬背,就能轻易记住知识点的教学方法。 

            

从低年级的搭建人体骨架,到高年级解剖牛眼、猪心,每个学生都会参与其中。科学课不只是老师讲解知识点、学生记住这么简单,而是要能训练学生科学探究、思考、搜集资料、总结的能力。 

         

你看,很多学校在招生考试时都偏向问一些看似又偏又难的问题。比如圣保罗男女中学曾出题考小学六年级学生“为何虾煮熟了会变为红色”。这道题看似超过了小学的学习范畴,但它实际想考察的是学生平时的观察能力、临场反应能力和假设思维能力。 

             

所以上课时,我经常让学生观察一个现象,提出问题的同时,也让他们再说出一些假设性的结论。通常孩子们问的问题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事实性问题,比如蜘蛛有几条腿、红血球有什么用,学生可以直接从课本中找到答案;另一类是概念理解的问题,例如为什么会有彩虹、天空为什么是蓝色的,学生需要探讨事情背后的原因、注重因果联系。针对第一类事实性问题,孩子们会自发地求助书本。而涉及到概念理解问题时,在书本难以找到标准答案的情况下,我会引导他们运用已学到的知识来做个假设,尝试解释这个问题。之后再和他们分析刚刚解题的方向是否正确以及出现的漏洞。 

            

在科学课上,如果单纯讲个理论,不光是学生,老师都会觉得非常枯燥无味。所以,结合时事热点,或是将理论包含在一个个小故事中,成为了最受学生欢迎的上课方式之一。比如在讲解孟德尔遗传研究中的“显性”和“隐性”时,除了用故事的形式告诉孩子们孟德尔定律是什么外,我还结合前不久的热点新闻“全球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诞生”,让学生试着用已学到的知识探讨改造人类DNA的做法是否妥当。

               

我想传达给孩子们的是,所有的科学理论不是平白无故地摆在那里的,而是这些科学家善于观察和提问并不断钻研的结果,就像他们现在也能用所学所得解释时下热点一样。我希望通过课堂学习,能帮助孩子们全面认识和理解科学的本质。 

                   

Q.4

生物是否有很多生涩的专有词汇要背诵?

生物课的确会涉及到庞大的词汇量和生僻的单词。以前的教育总会把生物的词汇部分看得很重,一定不能出现拼写错误。但是现在整体趋势在改变,国际课程的考核重点已经不是在字词的背诵上。哪怕是在剑桥的国际考试中,只要你对问题的阐述意思准确,拼错单词是不会被扣分的。科学课的这些词汇已经变成了一种沟通、交流的工具——你要能运用这种工具表达所思所想。当然,汉鼎从小学一年级开始,科学课就采用了剑桥国际课程的全英教材。而让他们背诵这些单词的目的,还是希望能够帮助到他们理解未来所学学术沟通。 

                      

而针对背诵词汇,我通常会建议家长把生字词贴在家里的墙上。孩子们的单词大部分并不是在书本上学到的,而是在街边的路牌或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记住的。所以家长要多创造这种环境,让他们可以一直接触到这些词汇,久而久之,印象自然会深刻。 

                

Q.5

学生要如何学好生物呢?刷题和做实验哪个更重要?

除了刚刚提到的要会观察身边的事物外,还要学会理解、运用、分析、评估不同的概念。同时,学生要懂得,生物并不是由独立的课题组成的。书本上设置的每个单元都有内部联系,所以要学好生物首先得把生物当成一个整体。我经常给学生制作思维导图(Concept Map),将相互关联的概念放在一起。在学生学了后面又忘了前面的时候,这样一张融会贯通的图,就能帮助他们梳理概念关系和逻辑关系了。 

              

说到刷题,对IBDP阶段的学生来说,的确是有帮助的,毕竟考试的模式还是和做题目离不开关系。但是放眼整个生物课程的学习,只是做题是不够的。在IB的书面考试中,仅有少量题目涉及到死记硬背的知识,大部分的题目会直接引用最新的科研文章,要求学生分析其中的数据,再谈自己的想法。这些题目在考前是无法「押中」的。因此,平时做题练手时,如何从出题人的视角分析题目背后的逻辑框架、如何做到举一反三,这才是刷题的目的。同理,如果学生只专注做实验,没有经过各种考题的“洗礼”,也同样没法取得一个好成绩。 

 

 本頁檔案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