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国家级演员陪你一起“戏耍”课堂

在汉鼎书院,有这样一堂课,孩子们或是席地而坐,或是手舞足蹈,一颦一笑、一个旋转、一个跳跃都做得张弛有度,这群天生的表演家让成人都自叹弗如。

 

戏剧与表演,在不少家长看来,仍然相当陌生,更不要说它会作为一门必修课,由专业的老师带孩子们“飙”戏了。然而汉鼎书院就独树一帜地为一至六年级的学生开设了中文戏剧与表演必修课。

          

“中国的孩子普遍比较害羞内敛、不善于表达自己,再加上升学压力之下教育的单一化,让这群孩子天性得不到释放,将来面对各种国际化竞争时,也缺乏一份必胜的资本。”汉鼎书院中文戏剧与表演课老师杨涛说道。

    

事实上,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英国就将戏剧教育列入学校的正式课程;而1994年,戏剧教育更被美国第一次写进联邦法律,并正式纳入幼儿园至高中的教育体系中,同时作为一门独立的单科课程在中小学开设。在英美国家,家长和校方更是对学生组建戏剧社、参加戏剧活动持鼓励态度。 

  

然而,与早早就将戏剧表演引入课堂的英美国家相比,中国的戏剧表演教育不仅起步晚,而且发展缓慢。在香港,也仅有为数不多的三、四所本地学校将戏剧表演课作为必修课,杨涛介绍道。所幸,去年3月,国家教育部出台了相关政策,提升了“艺术”在教育界的地位。越来越多的中小学将戏剧表演纳入正规课程,孩子们在大型剧院登台演出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了。

            

那么,为什么汉鼎书院会强调戏剧表演的学习呢?这门必修课到底在教什么呢? 

        

在汉鼎书院二年级的这节戏剧表演课上,杨老师正带着孩子们做热身训练,让他们放下胆怯和戒备,释放天性。偶尔一两个学生些扭扭捏捏、放不开时,杨老师便带领大家做起了课堂游戏和练习。这些融入了戏剧元素的训练,很快让孩子们活络起来,并于玩闹之中学有所得。模仿木偶走路、种子发芽或是毛毛虫变蝴蝶,低年级的小朋友被课堂氛围感染,他们夸张地做动作、尽情大笑,在一个手势、一个眼神中,就将一草一木一物演得淋漓尽致。“戏剧教育强调观察生活,孩子们要把生活中的人、事、物作为对象去观察、揣摩,并储存在记忆库中。不论是今后的作文,还是戏剧表演,便都有取之不尽的素材了。”杨老师说。

               

 

   

而对高年级的学生来说,戏剧课则加深难度,要求他们塑造形形色色的古今形象。人有多大胆,戏有多精彩。从文学经典《骆驼祥子》、《雷雨》到幽默搞笑的《四大才子》,学生们一一挑战,“戏耍”课堂。学生们不仅“穿越”在各式剧本中,体验了生活,还锻炼了语言运用能力、表达能力及组织协调能力。         

           

在杨老师的课堂上,不管是平时少言寡语的孩子,还是注意力不够集中的小朋友,他们总能够全情投入,跟着老师的节拍做出各种动作和表情。而也正是在这潜移默化间,从前一见到陌生人就面红耳赤说不出来话的孩子,现在变成了站在大舞台上都能自信、自如侃侃而谈的“小大人”。杨老师在面对家长这样的反馈时,笑言“戏剧课就是讲求声音、台词、表演和形体训练的综合性艺术教育”。他指现在不少学生缺乏肢体训练,甚至到小学了都分不清左右手,动作不协调也惹出了不少笑话。在戏剧表演课上,孩子们会进行感觉训练、交流训练、动作模拟和表演练习。

     

杨老师曾让孩子们扮演在雪地里行走的盲人,突然被一个受重伤的人绊倒。当孩子问杨老师“盲人要怎么演”时,他没有过多地指示,反而是让学生闭上眼睛,尝试从座位走到讲台。孩子们又加入了盲人在地上摸索、手上沾到鲜血等动作,将听觉、味觉、嗅觉等感觉训练通过一个小故事串在了一起。“单纯告诉孩子们每一场戏要怎么演,对他们来说只是意识上有了最浅薄的了解。但是经过亲身体验后,不论是知识点还是切身实践的经历,都能扎根于学生脑海里。”

         

每当杨老师为孩子们讲解剧本时,他总会充满感情地用抑扬顿挫的语调带着孩子们来一场想象力的旅行。不知不觉中,孩子们早已将自己代入角色,与故事中的人物一起欢笑、难过、着急。后续轮到孩子们一展身手时,便很容易将这场戏的精髓表现出来了。

        

作为国家级演员,拥有20年表演教学经验的杨老师不仅在戏剧表演上造诣颇深,他还曾凭借扎实的台词、朗诵功底,连续四年成为香港校际朗诵节集诵冠军教练。 

            

与戏剧表演课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朗诵,杨老师自然也要“踩过界”,为学生们指导一番。 

  

在有70年历史的香港最具影响力的校际比赛——香港校际朗诵节中,汉鼎书院的获奖者从500个参赛学校中脱颖而出,得奖者涵盖不同的年龄组别,从小二到中二,在不同体裁的诗歌和散文朗诵赛事里,斩获中文组别三个冠军、三个亚军、两个季军,英文组别一个亚军。

          

面对这样的优异成绩,幕后功臣杨涛直言与孩子们赛前扎实备战离不开关系。“朗诵是一门艺术,但门槛并不高——只要能识字、能开口说话,就能做到。”杨老师说,“但是能否让听众在你一张口时就被调动情绪,那就要看朗诵者的功力了。”

             

而不少人一听到朗诵,首先联想到的一定是夸张的“舞台腔”。杨涛解释说,很多人因为对作品的理解存在偏差,甚至压根没把握好整篇作品的基调便想当然进行语言“再加工”,自然容易走上矫揉造作的道路了。

                 

而参加朗诵比赛的汉鼎学生,在刚拿到比赛诵材时,便也犯了同样的错误。因为没有认真钻研作者要表达的意思,哪怕字正腔圆,从他们口中读出来的诗歌仍是空洞迷茫的。杨老师说:“朗诵区别于朗读,是因为它已经上升到了表演的层面。”他解释道,当站在舞台上的那一瞬间,朗诵者已经是作者的代言人了,作者要表达的思想情感都得通过朗诵者的口说出来,切忌不带情感、毫无生命力的陈述。

              

在孩子们了解了诵材的主旨、确立了作品的基调后,杨涛便指导他们用感情控制声音,通过声情并茂的语言、传神的眼神和恰到好处的肢体动作,对诗歌作品进行再加工创作。 

          

“我们常说艺术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朗诵也是如此。”杨涛说,“日常生活中,我们说话一定是抑扬顿挫、声情并茂的,言语中也常常包含潜台词。朗诵的训练,能恰到好处地培养学生的气度,增强自信心。”

        

提及平时学生如何自我训练时,杨涛说,对于戏剧表演和朗诵,首先要培养出兴趣,然后便是模仿。咬字清晰、语调抑扬顿挫,久而久之,经过科学训练的声音也会变得悦耳动听、极具穿透力。 他以汉鼎书院的广东社会服务周为例。五至十二年级的汉鼎学子去当地山区贫困小学支教,当他们变身小老师站在讲台上面对一双双求知若渴的眼睛时,并没有慌张、畏缩。反而有不少孩子因为经过了平时的朗诵、表演训练及比赛,淡定又不失激情,用语言的魅力紧紧抓住了台下小听众的心。

             

本頁檔案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