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读国际课程=中文差?汉鼎书院:非也!

你是否有这样的误解:国际课程中的中文科并不重要,反正孩子今后要去国外升读大学,现在花那么多时间学中文不是做无用功吗?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首先,通行于世界的三大国际课程体系,对于学生母国文学、语言的考核并不易。尤其是国际文凭课程大学预科项目IBDP(一键科普IB课程)的中文考核,既非内地高考的一考定终身,又不是光靠多读多背就可以轻松PASS的,而是全方位地考评学生对于文学知识的掌握能力和批判性思维。

  

其次,修读国际课程、放眼国际的前提是要有一个文化的根本。尤其对于从小就四处漂泊、求学的孩子来说,时常在文化的夹层中难以自我定位,对自己华人或华裔身份认同的困惑尤为明显。因此根植中国、兼具扎实的中文根基和开阔的全球视野的课程,或许更适合中国的孩子们。 

     

在一些国际学校忽视中文教学重要性的背景下,汉鼎书院从筹划办学伊始,就在如何避免教育不中不西、中英文半桶水的迷思中找准了的定位——以中国传统文化为灵魂,以国际课程体系为骨架,配合中英双语教学。 

                

国际课程学校的『国际化』

在不少家长一味追求教育全盘西化的当下,汉鼎书院校长苏媛说:“国际课程学校的『国际』不是体现在老师的肤色和脸孔上,而是体现在国际化的观念和视野上。国际课程学校强调的是课程设置的国际化。”哪怕是看似与国际文凭课程(简称IB)、剑桥国际课程(一键科普剑桥国际课程)“格格不入”的中文课,老师也需要将这些国际课程的教育理念融会贯通于每一节课、每一次评估。 

   

“值得强调的是,国际化绝对不是以牺牲自己的母语、母国文化认同为代价的,国际化的前提一定是对本国文化充分的理解、包容,才会对他者文化抱有更为开放的态度。”苏校长说道。 

     

在拟推行剑桥、IB课程的汉鼎书院,多元化的中文课程设置在坚持以中国传统文化为核心的同时,也充分考虑和尊重了国际化的需求。 

   

在汉鼎,中文课程有着齐备且独一无二的四大分支:中国语言文学、中文辩论、中文戏剧与表演、中文图书馆课。四者相辅相成,给学生提供多元而扎实的中文语言能力训练。 

    

中国语言文学:夯实中文基础

汉鼎书院的中国语言文学课借鉴IB的教学方法,在帮助学生夯实中文基础、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的同时,也教会了他们自主学习的方法。 

   

汉鼎中文课程选择的教材难度不小——一至十一年级采用内地人教版部编本教材,并严格按照国家课程标准来施行。同时,为了规避内地语文教材每一章节的“点”式学习、缺乏全面的通篇认识,学校还推行整本阅读,在帮助学生打下扎实的中文基础的同时,也促使学生跳出舒适区,突破自我,自然衔接日后IBDP或是剑桥国际高中高级课程International A-Level的学习。 

       

而十二、十三年级的中国语言文学课则严格按照IBDP的最高标准来实施。IB虽为国际课程,但却提供了多达80种语言的文学课程,并为其中50个母语语种的文学课程准备了《指定作家名单》,例如苏轼的词选、欧阳修的散文、汤显祖的戏剧等。学生则需在IB指定书单中,研读数十本古今中外的经典作品,以培养他们文学鉴赏的眼光以及批判性思维。  

                      

汉鼎书院有不少从其他国际课程学校转学而来的学生,中文基础薄弱几乎是通病。“孩子小时候没有打下扎实的中文基础,今后很难在中文考核中出彩。而打好基础后,如果做不到IB提倡的对整本作品的深度研读、通篇认识,那么中文的学习也是片面、无法得到更进一步提升的。”汉鼎书院副校长余静介绍道。 

          

汉鼎的孩子们去年5月就在举办过多届、高规格的中华情全国写作比赛中夺得6个一等奖、7个二等奖、若干个三等奖,主办方更是主动来信盛赞汉鼎作为全港唯一一所参赛学校,是本届赛事中得奖率最高的学校,汉鼎学生的作文水平超过大多数内地省份的参赛者。 

   

中文辩论:培养批判性思维与表达的勇气

2018-2019年度第三届凤凰杯香港中学生联校普通话辩论比赛,是香港国际学校中最大型的辩论赛事。当汉鼎书院初中生一步一步击败香港各大知名学校的初、高中生时,恐怕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疑问,是什么让原本在辩论界“籍籍无名”的汉鼎书院在这次赛事中大放异彩呢? 

            

汉鼎书院独树一帜地将中文辩论作为中文课程的一个分支,并由七年级开始,每周开设一节中文辩论必修课。在辩论课堂上,孩子能言善辩、才智敏捷,而他们缜密的逻辑思维、批判性思维更让人留下深刻印象。 

        

想要培养孩子“一人之辩重于九鼎之宝,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谈何容易,更不要说对象还是天生就少言寡语内向的孩子。在中文辩论课堂上,老师通过侦探推理故事调动孩子的好奇心,并引导他们主动表达。老师会不断强调让孩子们长出“厚脸皮”,因为辩论之中的很多论点没有对错只有强弱之分,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机会去说出自己的想法;有时两个关系好的孩子发生观点的对立时,他们很容易展开激烈的讨论,内向的孩子在面对自己的好朋友时,也能找到说话的气势。久而久之,饱经磨炼的汉鼎小将们个个都能自如运用课堂所学,舌战群儒。  

           

中文戏剧与表演:散发由内而外的自信

当孩子问道“什么是盲人”时,大多数家长一定会直接告诉孩子“就是什么都看不见的人”,然而这种解释可能还是会让他一头雾水。但如果家长回答说:“把你的眼睛闭起来,试着走出这间房。”那么孩子就一定能切身体会到盲人的感受。  

                             

看到自己的孩子学习戏剧,很多家长会错误地认为这是在“不务正业”、耽误学习,但事实上,将戏剧引入课堂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英国就将戏剧教育列入学校的正式课程;而1994年,戏剧教育更被美国第一次写进联邦法律,并正式纳入幼儿园至高中的教育体系中,同时作为一门独立的单科课程在中小学开设。在英美国家,家长和校方更是对学生组建戏剧社、参加戏剧活动持鼓励态度。 

            

作为最受汉鼎学子欢迎的课程之一,中文戏剧与表演课为孩子们提供了一个释放天性的空间,他们在这里放下所有的胆怯和戒备,大胆演讲、夸张做动作、尽情大笑,用切身体验来加深对所学知识甚至人生百态的理解。 

          

如今进击的00、10后浑身都是戏,从改编文章、撰写剧本,到排练表演,每一个学生都参与进来并沉浸其中、自己给自己加戏,切身实地感受文本的意蕴、体会人物情感,同时他们语言表达和肢体表现的能力得到训练,沟通合作能力也有了进步。而更重要的是,当每一个孩子走上台,哪怕面对一众专业挑剔的评委时,你一定能感受到他们由内而外散发出的自信、镇定的气场——而这种自信心很难纯粹地由老师在课堂上直接教会。

        

中文图书馆课:立体阅读助力各学科学习

在汉鼎,当孩子们冒出天马行空的“十万个为什么”时,有这样一门课程能让他们得到彻底的餍足。中文图书馆课上,孩子们既可以享受着纯粹的阅读、沉浸在书本带来的乐趣中,又能学会对资讯的搜寻、甄选、利用,完成对各学科的学术支持,并学会学术写作规范。 

           

筹划这门课之初,汉鼎就希望能从小为孩子建立起阅读的好习惯和自学的能力。当把闲散的阅读规划成有目标、有体系的立体阅读时,孩子们从丰富的馆藏中探寻到了个体以外的世界:“灰姑娘”故事的版本在全世界是如何辗转演变的?世界各民族所庆贺最重要的节日有什么不同?诺贝尔奖获得者对孩子们有什么话说?科学课上一个小概念涵盖的大领域到底有多大?今人的思想观念中又埋藏着先贤们怎样的草灰蛇线?图书馆课正是全球视野、中国情怀落地生根的地方。 

                                

与此同时,诸如IB等国际课程考核学生搜集筛选资料的能力,在图书馆课上也能一一得到训练。孩子们更是将图书馆课当成对各学科的学术辅助支持。例如,当小学高年级学生读过扣人心弦的儿童小说《时间的皱褶》,喜爱非常,想阅读作者的更多作品,除了向图书馆老师和Google提问,还有什么更好的做法去搜寻资料?又如,当中学生读到一则“打疫苗会引起儿童自闭症”的新闻,是把它当作谈资与同学分享,还是抱着明辨审慎的态度去查证?如何查证?更如,高中生想了解中美贸易战的现状、近因、远因、可能的后果,该到何处去搜寻资料?图书馆课将学习的主动权交还给孩子。在这里,老师不再是高高站在讲台上的智者,而是陪伴在他们身边的引导者。

                      

腹有诗书气自华

在刚刚闭幕的香港校际朗诵节中,汉鼎学子就跃跃欲试并捷报频传。在这届有70年历史的香港最具影响力的校际朗诵比赛中,汉鼎书院的获奖者从500个参赛学校中脱颖而出,得奖者涵盖不同的年龄组别,从小二到中二,在不同体裁的诗歌和散文朗诵赛事里,斩获中文组别三个冠军,三个亚军,两个季军,英文组别一个亚军。

       

鼓励学生诵读经典作品,是汉鼎书院中文课程的一大特色。“这是其他国际课程学校不愿花时间去做的,甚至是没有魄力去想象的一件事。”余校长介绍道。 

          

而汉鼎书院不仅将经典诵读课程化,让一至十二年级学生每周接受两节中文晨读课的“洗礼”,还专门配备了《日有所诵》、《中华经典素读本》教材,配合老师适当指导以及全方位的评估展示。孩子们从中不仅积累了语言,丰富了语感和文化底蕴,增强了语言感受的能力,同时聚精会神的诵读还能为他们定心、培养专注力。从一年级的童谣童诗,到高年级的唐诗宋词元曲、文言文,汉鼎不求学生能出口成章,而是希望在反复的吟诵、咀嚼、品味中,他们能形成强势的思维语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审美情趣。“聚精会神地诵读,或早或晚,所读所诵都能内化成学生自己的精神气质。”余校长笑言。 

 

 本頁檔案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