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香港最佳辩手:让辩论艺术始于此

当提到辩论时,你是否立马联想到在台上口若悬河、引经据典将对手“喷”得体无完肤的辩手?当说到辩论成为中学生的必修课之一时,你是否会暗戳戳地想怎么这种类似兴趣班的存在也能“登上大雅之堂”?

   

没错,汉鼎书院就独树一帜地将中文辩论作为中文课程的一个分支,并由七年级开始,每周开设一节中文辩论必修课。那么学好辩论对学生学习国际课程究竟有什么帮助呢?

   

“辩论对学习的帮助是全方位的。”汉鼎书院的中文辩论课程主任陈哲举例说,在国际课程中有大量的学习任务需要学生自己去探究,而辩论训练的资料搜集、甄别能力就能派上用场;孩子们在写论文类功课或是答论述题时,辩论课上训练出来的条理与组织能力又能让他们更加得心应手;在做展示和汇报时,辩场上历练的语言表达能力能让学生轻松应对。“总而言之,辩论所带来的批判性思维、逻辑思维、创造思维乃至各个辩题积攒的知识,都是一个学生用之不尽的宝库。”

                        

而从汉鼎对学生的动态评估来看,经历过辩论训练的学生,在思维、自信心、表现力、团队协作能力等方面都有了明显的提升。“很多家长反馈想让孩子掌握这项技能,即便不成为专业的辩手,思维、胆识的训练在他们看来也至关重要。”陈哲说,“学校也有计划将中文辩论推广到小学高年级。”

     

然而在香港,却很少有国际学校将辩论作为一门主课面向学生。究其原因,一来辩论专业性、竞技性较强,主要还是在大学生中流行;二来很多厉害的辩手未必会当老师,找到能在中小学中教辩论的人并非易事。而陈哲,这位香港大学生辩论赛的年度最佳辩手谈起在汉鼎执教辩论课的生涯时,也是心有感慨、滔滔不绝。 

    

要想培养孩子们“一人之辩重于九鼎之宝,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谈何容易,而陈哲却认为想成为一位优秀的辩手,只要能正常使用耳朵和嘴巴,再加几分厚脸皮和勇气便足矣。“我见过内向甚至是轻微自闭的人,站在华语辩论的世界之巅;我也见过浮躁、爱抢风头的人,成为条分缕析的沉稳辩手。”他说,“辩论充满包容性,没有太多固定的范式,只要一个人愿意,便能找到自己的路线。”

       

当今社会观点冲突无处不在,而辩论是解决争端的最好方法。陈哲笑言,不少人会将辩论和吵架画上等号,但这完全是两回事。“这种观念是许多人对辩手的误解,或是很多走上‘歪路’的辩手,给大众留下的刻板印象。”在生活中,逻辑不是第一位的,很多时候我们只是在表达一些情感和诉求,而非论证什么东西。陈哲从教学生辩论的第一堂课开始,就千叮万嘱孩子们不要把辩论过多带入生活、不要成为杠精、要想学会说得先学会听。“很多时候,真正懂辩论的人是很有同理心的。”他解释道,在辩论时辩手会抽签决定自己的持方,即便抽到和自己心证相反的一方,也要尝试去理解不同立场的人的想法、为他们发声。“所以真正的批判性思维,其实也是在求得共识的前提下,告诉对方你有对的部分,我也有对的部分,但是我的这部分比你更重要。”

    

而谈到某些辩论选手不进行严谨的逻辑演绎、只追求场面技巧而玩文字游戏时,陈哲连连摇头。尽管这类辩手带着个人情绪,用各种比喻拟人排比句式增强气势、引经据典用各类名人名言诗词歌赋堆砌词藻,但只要观众们仔细一品,就能发现强拉硬扯之下的逻辑错漏。

    

因此,在教授辩论课时,陈哲特别讲求培养学生立论和搜集资料的能力。他严谨地按照奥瑞冈辩论的要求带着学生立论,用充足的资料来支持论点,就算对手或者观众仔细推敲,也能确保立论的无懈可击。

    

除此之外,看、听、说也是平时辩论训练的重要部分。在陈哲的课堂上,优秀辩手的比赛视频、“奇葩说”、“超级演说家”,甚至汉鼎师生在各种场合的发言片段,都能成为大家讨论分析的素材。他还会要求学生将别人3分钟的发言概括成30秒的要点。

     

当然,讨论得热火朝天不如真刀实枪打一场模辩。刚接触辩论时,很多学生会感到紧张,觉得自己不会有那么快的临场反应,更怕辩论时磕磕巴巴或者忘词。“其实这是最微不足道的问题,大量的场上攻防都是在场下事先准备的。”陈哲说道,“语言就是需要在不断开口讲的过程中训练,讲着讲着就会发现自己舌灿莲花了。”因此在课堂模拟赛上,孩子们常常会一人分饰多角,从开篇陈述的一辩到进行攻辩的二、三辩,再到总结陈词的四辩,每个角色都在陈老师悉心打磨下能说会道、妙语连珠。这不,前不久刚举行的香港凤凰杯联校辩论比赛中,汉鼎书院的几位七八年级的小队员就一鸣惊人,面对四支主要由高中生组成的他校队伍,四战三胜位列小组第一,并揽下两场比赛的最佳辩手。

                                 

然而光是嘴上功夫了得还不行,不断地反思才能有助进步,就好似每个优秀的辩手都会有大量的遗憾,他们常会感慨“要是我当时在场上能够这么讲就好了”。“我见过很多优秀的辩手,他们会反复分析自己的比赛录像,确保自己下一场能够打得更好。”陈哲说,学生不论在辩论赛后还是日常学习中,都要不断总结和反思,然后加以调整达到理想状态。

          

最后就是要有毅力,除了辩风的调整,很多时候辩论能力的提升不是立竿见影的。“在漫长的语言的雕琢和思维的打磨中,有一天你可能就突然发现自己变得很强,也有些人在这个过程中坚持不下来,便放弃了。”陈哲说。

       

那么,如何让看似烧脑又考验耐性的辩论课讨得学生欢心呢?作为最受汉鼎学生喜爱的男老师之一,陈哲分享起与孩子们的相处之道时,称“他们需要的东西其实很简单,趣味和关怀”。上课时,为了抓住学生的注意力和提起他们的兴趣,陈哲会和他们开玩笑或是自嘲,甚至在聊到刻板印象时,他还会拿自己的“宝贝”胡子和恐怖分子联系在一起,博得孩子们开心一笑。爱借用学生来举例子的陈老师,经常跳出课本,用代入式的情境让孩子们感同身受,以此提高课堂的互动性和效率。所以在陈老师的课堂上,出现扮演菲佣、洗碗工、时空穿越者的孩子为各类社会问题发声、辩论也不足为奇了。

         

说道这儿,问题又来了,如果没有专业的辩论老师指导,那么平时孩子们又要如何出口成章呢?贴心的陈哲老师推荐了两个简单的小练习。

  • 说话结结巴巴如何练习——

翻开一篇新闻/时评/推送,在里面找一个自己想要支持或者反对的观点或现象,用一至两分钟做个即兴发言,自言自语就行,表达支持或者反对的原因,一定要说出声音,慢慢口条就顺了。

  • 如何提升表达效果、思考能力——

看辩论赛或者“奇葩说”等观点对抗类节目,看到一个想反驳的地方,按“暂停”键,把自己的反驳观点说出来,然后再按“播放”键,听听别人怎么反驳,做个比较然后反思一下。

 

 本頁檔案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