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且待香港最佳辩手带领汉鼎辩论队异军突起

当汉鼎书院初中生一步一步击败香港各大知名学校的初、高中生时,恐怕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疑问,是什么让汉鼎书院在这届香港国际学校最大型的辩论小组赛中一骑绝尘?原因,当然要从幕后找起,让我们和幕后英雄——汉鼎书院的中文辩论老师陈哲聊聊辩论吧! 

 

2018-2019年度第三届凤凰杯香港中学生联校普通话辩论比赛,是香港国际学校中最大型的辩论赛事,近年来也吸引了包括拔萃女书院、培侨中学、协恩中学等一些非国际学校参与。如果你曾在现场观摩过汉鼎书院的赛事,就一定会注意到场边有位身穿深色中山装浅色衬衫、戴着黑框眼镜、留着络腮胡的男人。第一眼,很难将成熟稳重的他与唇尖齿利、杀伤力十足的辩论老师联系在一起。而他,的确就是能随时随地口冒金句的陈哲老师。谈起十余年的辩论生涯,陈哲拿过一个香港冠军、三次香港亚军、一个国际赛事冠军和数不清的最佳辩手,更获得过香港大学生辩论赛的年度最佳辩手的殊荣。由台前转去幕后做辩论教练的他,还曾带领耀中国际学校夺得两届香港辩论赛冠军。曾有人评论过,无论是平日带队训练、战略部署,还是临场指挥、心灵鸡汤,陈老师都毫无疑问是位出色的辩论教练。 

        

说到这次凤凰杯香港中学生联校辩论赛时,陈老师感慨良多。第一次参赛的汉鼎书院,在还未上场迎战强敌前就面临两个不小的困难:其一,秉承精细化小班教学的汉鼎,整个中学部的学生总数可能和其他学校的两个班学生人数差不多,因此挑选辩论队员天然受限;其二,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但是首次参赛的汉鼎,对这个比赛的对手水平、评委背景可都不了解。 

   

“当我盘算着如何组队参加辩论赛时,有三个孩子表现出了斗志。”陈老师说,“我有信心调动他们的兴趣并让他们从辩论中受益,就像当初我从不敢辩论到终身受益一样。”在他的“糖衣炮弹”下,两个“壮丁”相继加入,总算是凑出了一支辩论队伍。 

            

队员是齐了,但是他们近乎为零的辩论经验只能靠课外时间加紧训练来弥补。陈老师既不能让辩论训练影响到孩子们平日的学习,又得确保训练的趣味性和成效,让队员不因为额外的负担而心生退意。“辩论准备真的很耗脑,我们又经常训练到晚上六点,怕孩子们饿,我就经常请他们吃东西,这也是他们积极参与辩论的原因吧哈哈。”陈老师笑言,“每个孩子心里都有一杆秤,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关心他们。”尽管陈老师一开始并没要求孩子们要捧个奖杯回来,但他还是对小队员寄予厚望,“至少要把队员练出来,把汉鼎名声打出来,毕竟我们的队员是非常好的苗子,又有一个出色的教练哈哈”。 

   

需时数月的赛程已过一半,汉鼎书院完成了小组赛的四场比赛,位列小组第一。而单是这四场比赛中,汉鼎八年级的Tommy就收获了两场最佳辩手。回想起赛事经过,处变不惊的陈老师也用上了“惊心动魄”来形容。  

   

第一场辩论比赛,汉鼎便正面迎战小组内最强的对手——李宝椿世界联合书院,辩题为香港应否将安乐死合法化。“我们的小队员都是七、八年级的学生,他们到了赛场发现对手来自十二、十三年级,个个穿着成熟的正装,个子也高他们一大截,纷纷找我诉苦。”在为孩子们灌下了一碗心灵鸡汤后,这群汉鼎小将们静下心,沉着应战。事前充分的准备,让汉鼎小队员们一张口,就令场下其他学校的老师睁大了眼睛、连连点头。最终汉鼎以5:4险胜。

          

而第二场汉鼎又遭遇强劲的对手,曾经的冠军——汉基国际学校,辩题为香港应否全面禁烟。虽然汉鼎小家伙们凭借第一场的士气,在场面上打出了不错的效果,但由于立论没有很好地被评委理解,以5:4一票之差憾负。比赛结束后,两队小辩手互相握手致敬,汉基的队员直言汉鼎小辩手们“才七年级就和我们的十一年级一样厉害,以后可怎么办”,而汉基的老师更是不吝称赞汉鼎队员的未来“不可限量”。 

   

第三场对阵加拿大国际学校,辩题为公众知情权和个人隐私权何者更大,汉鼎以9:0取胜。第四场和启新书院的比赛,辩题为香港法律强制外佣与雇主同住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对手背水一战,派出了几位厉害的高年级队员,而汉鼎小将们则是越战越勇,顶住压力,在辩题持方不占优的情况下成功翻盘,以5:4战胜对手。 

    

“队员们给了我相当多的惊喜,他们在场下的领悟力和场上的应变与执行力,都是取得优异成绩的保证。”陈哲笑道,“如果再多一丝运气的眷顾,他们甚至有能力取得全胜。”

            

那么,到底是什么让原本在辩论界“籍籍无名”的汉鼎书院在这次赛事中大放异彩呢?汉鼎小辩手们多次取胜的诀窍又是什么呢?“要想拿下一场辩论赛,专业的立论和详实的资料必不可少。”陈哲举例说道,这次比赛的许多辩题都是政策性辩题,对资料的要求很高,因此他便按照严谨的奥瑞冈式政策性辩论的思路带着队员们立论,在每一个政策的需求性、根属性、解决力、损益比(太专业了,不明白的小伙伴可以看我们的未来推送或者找陈老师交流)上做足功夫,用充足的资料来支持论点,确保立论的无懈可击。光是针对论题进行准备还不够,还得预估对手可能会如何攻击、反驳。“小队员们的脑洞加上我十年的辩论经验,对手的一招一式我们在赛前几乎都已猜到,并且会准备多层的反驳。”陈老师笑道,“所以每场比赛后,队员常说的一句就是‘这些我们早想到了’。”

    

这位运筹帷幄的陈老师还在训练上做了一个大胆的尝试——除了主辩立论时有完整的稿件,其他辩位的队员都被要求“无纸化”。陈哲说:“不准备稿子,靠着对资料、论点的熟悉和临场的反应来组织语言,确保场上的攻防是有针对性和临场性的,这样的比赛才好看,发言才有说服力。”陈老师认为,虽然中学生的比赛读稿情况十有八九,但不依赖稿件才更接近辩论;也正因此,辩论赛中的汉鼎小将们能言善辩、舌战群儒,在场观众们着实看得热血沸腾。 

    

当问及看汉鼎孩子在场上雄辩高谈时是否也会跟着紧张,陈老师反而“佛系”地说:“既然做足了准备功夫,只要小队员们现场状态不错,那表现一定不会差。”他笑言“辩论教练绝对是技术活”,就好像足球教练一样,得在充分了解每个队员甚至对手的长短处后,排兵布阵。这次的辩论赛,陈老师还带队员分析了对手的比赛录像,告诉他们如果遇到某个对手,应该如何做;甚至在比赛之中,他有时也会在台下打些简单的手势,做战场指挥。而在场下,如何保证队伍的团结和提升队员的士气也是辩论教练非常重要的职责——“个中学问还是蛮多的,好在我在大学辩论队时已有经验,‘对付’小家伙们还算得心应手。”

        

那么汉鼎这群机灵的小辩手对这次比赛还有啥想说的呢?他们又如何评价陈哲老师呢?赶紧来看下面的“快问快答”! 

 

1、快来分享下这次比赛的心情吧!

七年级Ricky:“赛前很开心,觉得赢定了,十有八九九比零;赛中虽然觉得赢定了,但是很紧张;赛后如释重负,特别开心。”

 

2、最佳辩手感言

八年级Tommy:“啊——我好厉害啊!我太帅了!”

 

3、老师教授的技巧是否都运用上了? 

七年级Ricky:“用上了,但还不够灵活。”

八年级Tommy:“大部分都用上了,师傅领我进门。”

 

4、比赛时如果被质问无助时会怎么办?求助谁?

七年级Ricky:“没有无助的时候。”

八年级Tommy:“都是别人求助我。”

 

5、会不会去特意训练自己的气场?

八年级Rain:“不会,自己太有气场了,教练总要我别太凶,多点微笑。」

七年级Annie:“会,自己在答质询环节会很紧张,在教练的鼓励下已经自信了很多,后来我把对手想象成队友Ricky,我就会变得超有气场。”

 

6、是否担心辩论队影响学习?

均表示不会 

 

7、参与辩论队、打了比赛,感觉自己和之前有啥变化?

七年级Ricky:“变得可以很快地临场组织语言。”

八年级Tommy:“话变多了。”

八年级Jacky:“虽然只多打了几场,我感觉我比第一次比赛进步了好多,现在可以脱稿说话,觉得自己现在还挺强的。”

八年级Rain:“以前我打点总是很偏,打着打着就被对手带走了,现在按照教练的战术来,觉得思路清楚了很多。”

八年级Annie:“学到了很多知识,从安乐死到禁烟,从知情权隐私权到香港的外佣制度,非常多。”

 

8、要对陈哲老师说一句话,你会说啥?

七年级Ricky:“谢谢你的训练,帮我们准备比赛,还有好吃的。”

八年级Tommy:“谢谢你的教导,我一定要在毕业前超过你。”

陈哲老师也表示:“我也暗暗嫉妒他们在我还没开始打辩论的年纪就有这样的机会和表现,未来他们一定闪闪发光!”

 

汉鼎书院可能是唯一一所在常规课时教授辩论的学校,相信在陈老师和孩子们的努力下,汉鼎娃会越来越从辩论中受益。

 

本頁檔案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