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看他的IB课堂如何“画”腐朽为神奇!

画画是每个孩子的天性。如果作为家长的你,还认为“自家孩子没有艺术细胞,不是画画的料”“以后肯定不会当画家,用不着学艺术”,那么你可就大错特错了(汉鼎人丨艺术竟是IB课程「主课」!IB名校高材生来解密啦)。据教育家研究发现,儿童在10岁前都有潜在的绘画能力,像走路、说话一样同步发展。正如毕加索所言:“我花了四年时间画得像拉斐尔一样,但用一生的时间,才能像孩子一样画画。”每一个没经过错误引导和干预的孩子所具备的创造力、想象力和随心所欲的表现力往往是我们成人所不及的。

    

   

当汉鼎学生细嫩的小手上沾满颜料,让纸上呈现出别样的色彩时,你可能会感叹笔触不流畅、布局不完美、画作不精致,但是你一定能从中感受到孩子们对艺术的热情和专注。“IB视觉艺术就是这样一门神奇的课,它能让孩子们自然而然通过作品来叙述心中的故事和满藏的情绪。”谈及这门总被误认为是“副课”的课程时,汉鼎书院视觉艺术课程主任吴家骏(我们跟着学生一起喊他Benji老师吧~)给出了这样一句提纲挈领的回答。

   

     

在这个以学生为中心的探索性课程中,IB视觉艺术课更是将其精髓体现得淋漓尽致。除了没有死记硬背的内容外,尤其在IBDP学习阶段,更是纯粹发展孩子好奇心和探究精神的两年。“哪怕是个五六岁的孩子,你都能从他的作品中感受到他的心境。”Benji说,“艺术不仅仅是美好的视觉体验,它更是一种高于言语的沟通方式。”他以三年级孩子的作品为例,学生需要小组合作完成一幅公寓图,除了每个人要绘制自己的公寓外,还要合作设计公寓周边、建设公共空间。在创作过程中,难免会遇到有些小调皮在其他同学的“小窝”上“指点江山”。而最后呈现的画作,就清晰地展现了他们沟通的结果——每个人都画了楼梯通往其他小朋友家里,将一间间具有不同个人特色的小屋子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而谈到如何学好这门课时,Benji则强调“学生的作品比分数成绩有意义得多”。老师的职责是教会孩子们如何去探究,并用不同的媒介展示要表达的概念。“学生的学习不应该局限于课堂、书本,老师要根据孩子们各自的兴趣给予支持,在带领他们涉猎不同地区的艺术和各类文化时,安排学生感兴趣的话题和动手机会,让他们享受整个学习的过程。”Benji介绍说,他的课堂会给孩子们一定的自由,孩子们有权大声说出自己的喜好。曾有学生在课上说对做某个艺术品没兴趣,想做另外一个,“他说的有道理就让他去做,这是他的学习,既然新的艺术品也能运用上刚学到的技巧,为什么不让他尝试呢?总比坐着发呆要好。”Benji说道。

        

            
           

Benji笑言最怕教那些坐着等指令的孩子,“IB是学生主导的课程,孩子的主动性很重要,如果什么都指望老师,那是不可能学好这门课的”。在汉鼎艺术课堂上,几乎每个孩子都是“行走中的十万个为什么”,从艺术本身到生活和其他学科,都成为了孩子们发问的对象。“艺术绝不仅仅是简单的画画,而是带有有很多跨学科的意识。”正因此,Benji的课会有不少跨学科的设置。

             

                

例如,在教二年级纸雕(paper mache)时,他会和汉鼎书院的英文部合作,在让孩子们用报纸、浆糊制作形态各异的动物的同时,学习、强化英文课上学到的动物和身体部位的词汇,让孩子们通过眼睛观察、耳朵聆听、动手操作,把英文词汇塞进小脑袋里。而汉鼎书院科学课程上经常说到的STEAM课(科学、技术、工程、艺术、数学的英文缩写),又怎少得了视觉艺术的加持呢?在孩子们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巧手下,一个个小镇模型就这么诞生了。错落有致的房屋、四通八达的道路、栩栩如生的小车子,不胜枚举。还有那结合科学课程,安装的电子零件——一闪一闪亮晶晶的路灯,则成了整幅作品的点睛之笔。 

            

                  

       

除了跨学科教学外,Benji在设计课程时还重点培养学生的基本创作技巧、分析能力、解难能力和系统性探索能力。小学低年级的视觉艺术课乃启蒙课程,主要培养孩子们的兴趣、练习绘画基本功。例如一年级的小朋友有时连笔都拿不准,Benji就会让他们从画线条开始,用羽毛的形状练习画U,用V画刺猬,用S画蛇。“用画有意思的形象去代替枯燥的线条练习,让他们通过艺术去玩吧。”他说。   

                

“高大上”的艺术课因为从生活出发,接上了“地气”。汉鼎低小学生在搜寻世界各国的早餐后,自己画起了梦想中的早餐并设计了早餐盘和桌布;他们学习了国家的概念和各国国旗特征,并动手设计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小旗子;他们手编水果篮,了解了表达心意和与人沟通的方法;他们又拿起了画笔,用五颜六色的颜料装点起复活蛋、圣诞花圈、春联,迎接中西方的重要节日……

                        

                   

看不懂毕加索价值4个多亿的画作?Benji用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小猪佩奇来给孩子们解析大师的“立体主义”。理解不了波普艺术?Benji就从20世纪60年代大时代背景介绍起,让孩子们从代表“美国梦”的波普艺术作品中寻找灵感,创作具有“中国梦”的画作。觉得建筑、摄影太专业?Benji直接带孩子们搭起了建筑模型、玩起了光绘涂鸦……

   

                             

                      
                               

“通过临摹大师画作来训练画功是必需的,但是花大量时间和精力在此却不值得。有这个时间和精力,为何不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呢?”在施行“我手画我心”的同时,Benji还会要求学生从小就能用文字表述出构思及创作的过程。

                                  
                     

艺术课的学习怎可闭门造车?又不可能靠做题来获取高分。Benji给的建议是“多看”、“多问”、“多思”、“多走”和“多练”。“多看看名家作品还有自己及同伴的画作,及时总结反思,遇到不懂的就要多问些为什么,并努力自己寻求答案。”他解释道,“而多走则是让孩子们多去些画展、多参加旅行、多接触新鲜事物,生活阅历的丰富无疑会激发他们的创作灵感。”至于“多练”,则是让学生在看过、经历过和充分思考后,勇于将脑海里的构思付诸实践、呈现人前。

                       

               

当问及如果学生从小学习的是中国画、毛笔字,是否会对学习IB视觉艺术这门国际课程有帮助时,Benji答道:“不论中国画还是西洋画,都是艺术家表达个性、传播母国文化的方式。这也正是IB这门课程的魅力所在——给予每个学习者发展个人和文化特色的空间和机会。”

 

 本頁檔案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