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应试教育到国际课程,他实力演绎学霸的逆袭

在汉鼎书院引以为傲的师资中,不乏博士、教授、科学家,他们往往都是学生时代的“学霸”、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而这里还有一位老师,他曾是内地应试教育浸润下的翘楚,又转学来港单挑国际文凭课程(IBDP),并最终以压倒性的高分考入了顶级学府——香港大学。学成归来后的他,加入了汉鼎书院的中文部,被学生誉为“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出口成章”。你以为这位老师的求学生涯一直这么平坦?快来听听赵嘉伟老师讲述在传统的中式教育和先进的国际课程体系碰撞下,如何逆风翻盘、向阳而生。 

 

十七岁之前,赵老师在上海接受传统的中式教育:市重点初高中、火箭班中的佼佼者,寥寥几字得以概括他优异的学习成绩。而后赵老师举家移民香港,素有主见的他在对比了香港本地教育和国际教育后,毅然选择了修读国际课程。谈及当时的原因,赵老师解释道,香港本地教育和内地的教育体制一样,有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但始终是以应试为主、分数为导向,埋没了学生其他方面的天赋。而当时年轻气盛的他,则想挑战一下传说中以学生为中心的国际课程,尽展所长。

 

然而,教育理念、教学方式的截然不同,让当时的赵老师觉得刚转学就入了个“大坑”。所幸得益于在上海小学、初高中打下的扎实基础,令他能够在快速适应国际课程体系后再次名列前茅。“基础就像武学秘籍的口诀一样,看似平淡无奇,但是背了、打好了扎实的根基,以后要用之时,一下子就喷涌而出了。”赵老师以他学习IB高中数学的微积分为例,“之前虽然从没接触过微积分,但是数学说到底还是讲求逻辑思维能力,微积分里很多公式、知识点都可以用到以前学到的基础。”而对于其他学科,赵老师说也是同理,“只有根扎实了,枝叶才会长得茂盛”。

 

汉鼎书院有不少从内地的应试教育体制下跳转而来的学生,赵老师笑言或多或少都能发现自己当年的影子。也正因此,让他更能感同身受,帮助这些学生顺利渡过焦虑的适应期。

 

对中考英文差两分拿到满分的赵老师来说,来香港国际学校读书最大的挑战仍然是语言关。内地传统教育体制下,孩子们英文词汇量小、阅读能力薄弱,更不用说听力和口语了。而在香港的国际学校,除了中文课,其他课大多是全英文教学。这让当时年仅17岁便转学修读IBDP的赵老师一筹莫展,初来乍到、懵懂不知所措的他直言碰到些核心词汇更是不知作何解。“内地同年级的学生当时能写150字的英文作文就已经很不错了,但是这边直接就是读莎士比亚作品了,这跨度大得让我如坠深渊。”赵老师说,“老师上课的指令我都能听懂,但是一遇到数学、科学专有词汇就傻眼了,只能联系上下文猜。”而轮到自己上课用英文回答老师问题时,更是“有千言万语却不知该从何说起的感觉”。

 

刚转学就遇到如此大的挑战,这对常年浸泡在应试教育体系中的“赵学霸”来说,是一次极大的冲击。“当时每天都感到焦虑、无助、彷徨和挫败。”尽管转学之路并非平坦,但却并未磨损赵老师奋发进取的锐气和勇气。相反,这位昔日的学霸奋起直追,仅用了短短的三个月,就渡过了适应期,并再次在他国际课程的学业中称霸一方。

 

谈及那三个月“凤凰涅盘”的经历,作为“过来人”的赵老师给出了两点建议。“首先要攻克的必定是语言关,破了语言关,那大家都站在了同一条起跑线上,因为大家讲的都是同一种语言——思维,而思维是没有语言之分的。”赵老师解释道,不论是中文教学还是英文授课,各科的概念、内核是一样的。不少转学的孩子不是学习能力不行,而是语言上出现了短板,才跟不上老师的节奏。这种情况下,除了平时要多花些时间多读、多背、多练,掌握各科核心英文词汇以外,上课时还得多动动脑筋、参与到课堂中。“要心甘情愿、下定决心适应新的学习环境。切忌不要因为语言不行、听不懂,就自暴自弃,书不看了,功课也不做了,上课就一直放空。听不懂的可以联系老师的指令和上下文,猜猜那些核心词汇的含义。”赵老师建议道,“如果本身的知识基础不太牢固,那课后多努力去理解概念和题目里的逻辑。”

       

对于一些孩子来说,享受国际课程教育就意味着完全的自由放纵。而“端正学习态度,多反思”是赵老师给出的第二条建议。不少老师对刚转学的孩子都会在课上多加留意或者不时进行些测试,目的是帮助他们更高效地投入课堂。可对于一些孩子来说,却是在“受折磨”。“学生在更上一层楼的时候,老师会给他们提供梯子和扶持,但最终抬脚的还是他们自己。如果自己都不认真对待学业,外界给再多梯子也没用。”赵老师说。

  

上海和香港的学习经历使赵老师深刻体会到中西两种不同教育方式、理念的优劣,也使他立志要将中西方教育的优点和特色融合、改进、发扬;同时,他也找到了自己真正的热情和初心——教育事业。 

 

秉承着和汉鼎书院同样重视学生中文基础教育的理念,赵老师加入了汉鼎中文部大家庭。汉鼎所推行的虽是与时俱进的国际课程,而中文课又要求读中国古代经典,但在赵老师看来,两者不但没有丝毫冲突,反而是中西合璧、相得益彰。

 

“用文言文书写的古代经典,文字可能已经不是这个时代的了,但里面的智慧永不过时。”赵老师说,“古人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都能广泛地融入我们现在的语境——学习进修、为人处世、企业管理、治民治国。”饱读诗书的他更以IB国际课程要培养的学习者特征为例,指出在中国古代经典里都能找到相关描述。 

  • Inquirers——“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 Thinker——“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 Knowledgeable——“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 Caring——“恻隐之心,人皆有之。”/“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 Principled——“言必信,行必果。”
  • Reflective——“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 Balanced——“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 Risk-takers——“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
  • Open-minded——“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 Communicators——“故与智者言,依于博;与博者言,依于辨;与辨者言,依于要。”

对于中文学习,赵老师不求学生能出口成章,而是希望孩子们通过学习中文,形成强势的思维语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审美情趣。“很多人可能只在学生时代会去系统学习中文,之后升读国际大学也许就再也不碰中文了。但是雁过留痕,学习中文的印记,会影响一个人的境界和谈吐——腹有诗书气自华。”赵老师继续道,修读国际课程、放眼国际的前提是要有一个文化的根本。“对于从小就四处漂泊、求学的孩子来说,他们时常在文化的夹层中难以自我定位,对自己华人或华裔身份认同的困惑尤为明显。”因此根植中国、扎实的中文根基配合展望全球的国际课程,才是最适合中国孩子的教育。  

  

谈到学好中文的窍门,在赵老师看来不外乎多读、多背、多动笔。汉鼎书院一周有三节中文晨读课,要求孩子们诵读经典,如童谣、童诗、唐诗、宋词、元曲、散文等,在反复的吟诵、咀嚼、品味中,孩子们可以体会到中文的韵律美,日积月累,播下传统文化的种子。“只有理解了才会记得更牢固。若是囫囵吞枣、不求甚解,背了等于没背,学习效率低下不说,还易产生厌倦的情绪。”赵老师如是说。在他的晨读课上,学生会被点名要求释义所诵的经典,这不但提高了孩子们的背诵速度,还能增进学习效果。 

 

而多动笔,除了学生要勤于记笔记之外,还包括运用各种写作形式历练自己的文字能力。在赵老师的课堂上,孩子们从写信、补充课文、改编文章,到写小说、撰写剧本,多样化的练笔形式帮助他们开阔了思维、激发了创作欲。从孩子们交上来的一篇篇练笔中,就可以看出他们对写作的热情——只要求1000字的改写,他们往往能写到3000多字。 

 

作为一位昔日的IB学生,现在执教于国际课程学校,自然要将先进的国际课程理念融入课堂。赵老师直言学习中文有时很枯燥,但是作为敢想敢做的80后,怎可少得了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呢?下期关于“国际课程学校中文课教学大法”的推送,我们继续锁定赵老师呐!(剧透:赵老师可是为了配合中文教学,设计了一套游戏,真的像LOL一样可以做任务、打BOSS哦~) 

 本頁檔案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