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着唐裝包元宵 徐莉“活教”中华文化

本頁檔案 | 大公报

             

在许多人眼中,“之乎者也”看似无聊又难记,中文科晦涩难懂又难学?许多文凭试考生就在文言文遭遇滑铁卢。创校刚半年的私立学校汉鼎书院,偏向虎山行,要求学生学习逾200篇古文,教授学生知识的同时弘扬中华文化。学校创办者之一、校监徐莉表示,中文科不应该是单一的,课内要求学生学习中国语言文学,应用于辩论、戏剧表演等多个方面,课堂外则会举办多元的“文化活动”,穿着唐装走秀,或者一起包饺子、包元宵。

           

寓学习于游戏

穿上马褂,铿锵有力朗诵“少年强则国强”;换上汉服,翩翩起舞演绎“伊人在水一方”。这是汉鼎书院的“中国文化之夜”,学生自编自导自演,跨年级合作,传诵经典的同时,巩固课堂所学。徐莉认为,学习中文可以很有趣,但要求教师善用教学方法。她说,学校要求学生学习逾200篇古文,中学阶段必修中国历史,每周两节。

            

诵读经典,若一知半解,岂非枯燥乏味,容易半途而废?徐莉笑称,如果学生死记硬背,或者“强制性要求”,效果未必好,“我们常常会以‘集体闯关’的方式,与游戏结合在一起,学生的兴致很高,还会鼓励学生互相帮助,团结合作。”

        

文史哲不分家

现代中国社会,更需要儒家思想还是老庄思想?生命重来一次是福还是非福?舌战群儒、脑洞大开,这是汉鼎书院的辩论课,学生应用课堂所学的分析方法,锻炼逻辑思维。除此之外,还有表演与戏剧、图书馆课程,徐莉说,“文史哲不分家,中文科不应该是单一的,学生将所学应用或者演绎出来,才能学以致用。”

         

学校重视中文,体现在方方面面,课堂之外,学校会举办各种各样的活动,如硬笔书法比赛、图书展等,还会在农历春节、元宵节,组织全校师生包饺子、包元宵,虽然每个月的活动都不相同,却都离不开“中国文化”的主题。徐莉表示,教育的维度是多层次的,学生必须走出课堂,体验真实的生活场景。

           

体验“行万里路”

在刚刚结束的营地体验周中(Project week),学校带领全校学生去了北戴河,项目包罗万象:与科技相关的有写程式、制造电动车;与中华文化相关的有草木染、茶道;与艺体相关的则有gaga球、射箭、绘制脸谱……

        

徐莉解释,由于学生年龄、年级不尽相同,体验的项目也会不同。以茶道为例,低年级的学生就是欣赏茶具、饮茶,高年级的同学可以听茶艺师讲解,如果非常有兴趣,还可以和茶艺师“学两招”。至于未来,徐莉表示,会按照学生年龄,去不同的地方体验,低年级学生以大中华区为主,高年级的同学则可延伸到东南亚地区。

        

将辩论引入课程

十年前,徐莉在香港一间国际学校教中文时,一个中二学生问她,“老师,为什么英国人不要我们了?”她深感诧异,原来人心回归不能和日历画等号,此间学校应该正本清源,作用不可或缺。为了让学生了解香港的历史,徐莉与其他中文教师,将辩论引入中文科,提出“鸦片战争对香港的利弊”等问题,鼓励学生自己查找资料,最后在课堂上一起讨论。

           

出身医学世家 重视育根基

出生于中医世家的徐莉,自小接受中华传统文化教育,熟读《黄帝内经》《周易》《道德经》等著作。而纵观香港社会,“国教风波”、“占中”等事件的出现,无疑反映出本港学生对于历史发展认知模糊、对香港与内地的关系知之甚少。“上医治未病,所谓教书育人,重在培养根基”,她决心由根基入手,创立汉鼎书院,“中文科是重中之重。”记者在校舍内,时常可以看到悬挂的孔夫子画像,好像时刻提醒学生,“敏而好学,不耻下问”。